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四个麻省理工男开了家机器人餐厅,米其林星厨坐镇,吃一顿只要7.5美金

4个刚从麻省理工毕业的学生,嫌学校饭太贵,让真机器人走进餐厅,好吃、方便、便宜、又有噱头

Spyce不火简直天理难容。

 NiNi 大城小店

马爸爸这几年一直在努力打造各种“无人店”,但就体验感来说,还是吐嘈者居多。

零售商店究竟什么时候能完全摆脱人类店员?这在今年5月前还是个未知数。

可就在本月初,4个刚从麻省理工毕业的学生,让真·机器人店走入了地球人的视野。

远在大洋彼岸的马爸爸或许没有想到,这4个愣头青,就因为嫌学校里的饭太贵,在兄弟会地下室里捣鼓出了一间“更压缩人力成本”的机器人餐厅。

毕业后,他们顺利拿到投资,让这间名为 Spyce 的店在波士顿黄金地段开业,并成功把一顿健康简餐的费用,从12美金减少到了7.5美金。

在这间特殊的餐厅里,切配、炒菜、装盘、洗碗全部由机器人完成。

唯一人类员工的存在仅仅因为创始人们希望食物更美观。因此,他被雇来装饰菜肴(再次证明,目前人类和机器的分工,是创造性工作和精准性工作的分工)。

而且,Spyce 还请到米其林星级厨师 Daniel Boulud 制定菜单。

也就是说,这间餐厅又有话题、又便宜、又好吃,交通还便利。

最关键的是,它的出现,毫无疑问将开启一种全新的餐厅经营模式!

吃货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最大助力

Spyce 自诞生之初起,便仿佛自带聚光灯。

Dezeen、Food&Wine、Business Insider

等各领域权威媒体,都用“世界上第一家机器人餐厅”来称呼它。

而其背后4位年轻的创始人 Kale Rogers、Michael Farid、Braden Knight 和 Luke Schlueter,更是一时间风头无两。

他们不止在一个采访中提及创业的初衷。

“作为痴迷机器人的工程师,我们希望创造一种新的、高效的烹饪方式。” Michael 对 Business Insider 的记者说。

然而 Spyce 的官方网站上则提到了另一个更接地气的原因——作为水球队的队员,这4个正在长身体(且运动消耗很大)的大男孩,需要更富有营养,且更平价的食物。

这事如果搁一般人身上,可能也就是想想。

可作为 MIT 的学霸,Michael 和他的朋友们几乎在一有此想法的同时,便展示出了非凡的行动力。

“我们需要一组机器人。它可以烹饪出美味而富有营养的食物,出菜,然后自己完成后续的清理工作。” Kale 说,“我们想看看我们是否能让这一过程自动化,让它尽可能的高效,这样我们就能得到一顿大约7.50美元的饭菜,而不是12美元。”

于是,4个吃货一头扎进兄弟会地下室做厨师机器人,并于2015年成功地在 MIT delta v(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帮助创业项目)完成了首个创业模型。

2016年毕业后,他们仍旧没有放弃这一念想,终于在今年5月将这个学生创业项目成功商业化—— Spyce 正式与大家见面。

怎样买到一碗机器人做的饭

走进 Spyce ,人们的第一印象通常是明亮、简单,以及高效。

整个点单过程是通过平板电脑完成的——对我这种有社交恐惧的人来说,这简直再美好不过。

当你的订单开始制作,相对应的厨师机器人上方就会有所显示。

与此同时,你想要的食材已经被送上传送带。

机器人厨师会严格按照菜谱要求的数量将所有食材集中在一个圆柱形的“自动炒锅”里。

据创始人之一的 Luke Schlueter 所说,这根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圆柱”,有着严格的温度控制系统,完全不用担心火候。

而像滚筒洗衣机一样360度的翻滚,则能帮助食物均匀受热。

菜单上的每一种菜,都被设定了精准的时间和温度程序。厨房里还装了一堆传感器来监控食物,以保证不会出错。

一旦整个过程完成,锅便会倾斜向下,将做好的食物放入碗中。

为了让顾客可以亲眼看到食物的烹饪过程,Luke 他们还把“炒锅”设置成大家很容易能看到里面内容的倾斜角度,也算很贴心了。

拿到饭之后,店里唯一的店员会给你加点酱汁(比如佛蒙特酸奶或香菜),再摆摆盘什么的。

其实在我看来,这个人在店里的最大意义大概是应付可能出现的某些突发情况之类。毕竟……加酱汁,感觉自己也能完成毫无压力啊。

有人统计过,从开始点单至拿到饭,整个过程绝不超过3分钟,可以说是超级快了!

除了自动烧,店里的机器还有自动清洗自己的功能。

官方号称优化后的洗涤功能比一般洗碗机要节约80%的水,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米其林大厨的加入让这顿饭更值得吃

 机器人厨师是 Spyce 的卖点,但不是唯一卖点。

常人很难想象,作为一间主打经济方便的快餐厅,Spyce 竟然去请了个米其林星厨来做烹饪总监。

谈及此,创始人之一的 Kale 说道:“人们通常会走进来,说‘机器人餐厅,我得去看看。’他们会为新奇事物而来,但要留住他们,必须有真正新鲜美味的食物。”

看,我又要说行动派和一般人的区别了。

为了提升食物质量,这4个初生牛犊竟然直接给明星总厨、拥有米其林星星的 Daniel Boulud 写了邮件。

“Michael 和他的3个同学写邮件向我介绍机器人厨房,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Daniel Boulud 说,“他们不仅正确地猜出了我的电子邮件地址,而且他们的尖端技术也与我以前看到的任何东西都不一样。”

Daniel Boulud 收到邮件之后,立刻被机器人厨房的概念和 Spyce 团队的愿景打动。他认为这4位创始人极富激情和创新精神,并且需要有个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士帮助把关食材,以及制定好的菜单。

于是,他给他们投了钱,还自己亲自下场,担任了 Spyce 的烹饪总监。

虽然 Spyce 的背后有星厨坐镇,但鉴于其“简单平价”的定位,在餐厅的菜单上你并见不到那些奢华的菜式。

这里只供应 hearth、拉丁、泰式、黎巴嫩、摩洛哥、chx rice 和印度7种口味的“ bowls ”(这是一种现在很流行的健康简餐,网红“巴西莓碗”就是一种 bowls )。

但每一种都是 Daniel 精心设计,在保证健康的基础上,极大程度地提升了美味指数。

例如说最主打的 hearth bowls。

Daniel 表示:“这道菜一直贯穿于我的厨艺生涯之中。当我在 Café Boulud 做副厨的时候就开始尝试它了。”

于是,他为 Spyce 定的第一个菜,就是主要用根菜类、烤甘蓝菜和红薯来调味 hearth bowls。

其他 bowls 的风格就比较好猜。

拉丁就是用辣椒、洋葱、大蒜和烤香料炖出来的拉丁系风味;泰式里面充满了咖喱和八角茴香;摩洛哥则混合了肉桂、香菜、孜然和一些其他香料……

难能可贵的是,每一种“ bowls ”都可以通过“常规”、“素食(可以有鱼类)”、“无麦麸”,和“严格的素食主义者”4种选项来调整食材的内容。

当你选择“常规”选项时,就能加烟熏三文鱼、石榴籽、水煮蛋、山羊奶酪、烤鸡等配菜。

选“纯素”就只能加石榴籽、葵花籽、鳄梨酸橙和南瓜子之类。

这种超级人性化的设置连吃多了好东西的 Food & Wine 杂志记者都赞叹不已。

其实在 Spyce 之前,并不是没有机器人参与到餐厅的服务中去。

去年,英国的 Moley Robotics 和 Shadow Robot Co. 就推出了他们的自动厨房。厨房里配备了一对机器人手臂,可以制作2000多道菜肴。

在日本,也有自动化的拉面餐厅。

但之前的餐厅只是利用机械手臂完成一定的烹饪步骤,而 Spyce 的出现真正做到了全机器人餐厅。

这看似小小的一个进步,将来会不会引领快餐连锁店行业的全新风潮呢?

让我们拭目以待!

微信里 扫一扫
四个麻省理工男开了家机器人餐厅,米其林星厨坐镇,吃一顿只要7.5美金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本文由【达拉斯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大城小店,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风信子利

关注北美生活网,即时收取北美海外华人相关的各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等生活资讯和实用信息。帮助你了解海外华人社区的各种新闻、活动,提供一个与其他同城华人随时无界限共同交流的生活信息平台。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